樊幽

你说你很孤独

【斯哈】就一点喜欢(1)

注意事项:
1普通人的校园au,斯内普教授*高中生哈利
2哈利父母健全,并有个小他七岁叫丹尼尔的弟弟。同时斯内普和莉莉只是朋友的关系,斯内普并没有喜欢过莉莉。
3轻松向小甜饼短篇,不出意外三发完
·
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复联3。
从上周五看完首映后,一切都糟糕透了,跟所有聚在一起讨论复联3的粉丝一样,复联3给哈利造成了不小的心理伤害。
以至于周一到学校的时候,哈利都没能缓过神来。
‘真不敢相信洛基开头就死了。’哈利打开了自己的柜子,把书包放了进去,并翻出了自己一会上课要用到的书。
“Hi,哈利。”罗恩的小妹妹金妮跟他打了一声招呼,而罗恩一边打开哈利身边的柜子,一边向他问好,“周末过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灭霸一个响指,小蜘蛛化为了灰烬。
“挺好的。”哈利说道,关上了柜子。
他还在为蜘蛛侠的死而感到难过,甚至还在电影院等彩蛋的时偷偷抹掉了自己的眼泪。哈利从小学就开始喜欢蜘蛛侠了,在小学老师在教室播放托比饰演的老版蜘蛛侠时就开始了。所有人都知道哈利是格兰芬多学院的黄金男孩,被注视着在球场上奔跑,太阳的光线总将他的脸颊晒得发红,汗水顺着他的脖颈滑落浸湿了他的T恤。他或许早就是个“英雄”,但他仍然心怀英雄梦。
而真正让在一起糟糕透了的人,不是漫威,而是哈利的化学老师——西弗勒斯·斯内普,号称霍格沃茨中学最难让人接近的教授。在今天之前,一切都不会有那么糟糕,哈利既不被斯内普讨厌,也不被斯内普喜爱,甚至不被斯内普记得,但这恰恰是最好的处境。
但此刻,当哈利满脑子循环着复联3的剧情,拿着书走上教室,迎面撞上了拿着教案的斯内普时,一切都改变了。
教案和课本都被撞翻在了地上,如果能给哈利多一秒钟去看清他撞到的是谁,他都不会不经大脑的爆这一句粗口。
梅林的胡子——【哈利在心中感叹】
斯内普刻薄的抿着嘴,表情始终如一,又像冷漠的凝固。他看着十七岁的少年那头乱糟糟的发,视线下移停留在五官。哈利敢发誓,斯内普一定一字不差的听见了自己的那声粗口并一字不差的记住了他。
“我很抱歉——先生。”哈利此刻最快的反应就是将地上的书捡起来递给了斯内普,低着头就像每次他犯了错后在莉莉面前道歉时那样。但尴尬的情况仍然不会有所缓解。
“哈利·波特。”斯内普说,他的声音很低沉,就像他上课时那样。他们对视,哈利感觉大事不妙,视线之内,哈利的课本,连同那本教案,被哈利一股脑的递给了斯内普。
这一定是一场灾难,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哈利备受煎熬。上课铃声似乎解救了他,斯内普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或是讽刺,言语间像他这个人一样难以接近,但感谢梅林,斯内普仅仅只是把哈利的课本还给了他,就让他去上课了。
·
在斯内普的化学课之前,哈利以为自己或许能逃过一劫。
哈利所处的格兰芬多学院一直都是和斯莱特林学院共用一间化学实验室,共同上化学课的。以往来说,斯内普布置下了实验内容,会点一名学生上台做示范,一般都是两个学院的化学第一名。
但今天充满意外。
斯内普穿着西装站在讲台上,一如既往的板着脸,他的黑眼睛四处打量,掠过了他的得意门生马尔福,年级第一的赫敏。那道目光似乎也没在哈利身上过多停留一秒,但哈利的心就是不受控制的噗通一跳,是担忧。再看向斯内普的时候,他正从讲台走了下来,黑漆漆的身影总像正翻滚着黑袍的巫师,
他路过了哈利的座位,那瞬间他们再一次对视。哈利那双绿得惊人的眼睛,鼻翼上的细微的汗珠,甚至是T恤下运动时胳膊肘被撞伤的那块淤青,被如此清晰的呈现在了斯内普的眼前。
“今天的化学实验开始之前,我需要一位同学上台示范。”斯内普说道,哈利转头错开了斯内普的视线,他化学实验的成绩中等向下飘,入学一年多以来从没上台做过示范。但是斯内普就是这么死死盯着他,像是咬定了要哈利上台示范。
“赫敏·格兰杰……”哈利还没还得及松一口气,斯内普就继续了下文。“提醒一下你同桌上台做实验的时候记得带书。”
教室一时间变得闹哄哄起来了,马尔福甚至吹了一声口哨,带着讥笑。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之间诸多小事汇集成的学院矛盾,此刻格外明显。几乎所有人都探过头来看向哈利,场面热闹极了。
“我当然会记得带书!”哈利对斯内普说,他觉得自己是在较劲,或许直接坦言自己会搞砸这一场实验会更好。
哈利用求助的目光看了赫敏一眼,但赫敏只是鼓励的看了他一眼,说这场实验没什么难的。各种目光聚集在哈利的身上,哈利没有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酸碱中和滴定。”哈利检查滴定管是否漏水时,斯内普走到他的身边,倚着讲台,一边授课一边时不时看向哈利。“你们需要注意的有几点,一是摇瓶时,应微动腕关节,使溶液向一个方向做圆周运动,但是勿使瓶口接触滴定管,溶液也不得溅出。”
“二 滴定时左手不能离开旋塞让液体自行流下。”
“顺便一提,波特同学的示范有几个细节是有问题的。应该用蒸馏水洗涤2~3次。只洗涤一次是错误的。”斯内普说道,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又移到了哈利的身上,哈利的手一抖,差点把手中的东西摔掉在地上。
·
“你是被斯内普针对上了吗?”罗恩走在哈利的左边,而赫敏在哈利的右边。
“算是吧。”哈利对着他最好的两位朋友,述说了他那天的糟糕经历。
“太惨了,”罗恩感叹道。“Loki开头十五分钟就死了,如果看电影的路上来了场大堵车,连他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话音刚落,他就被赫敏瞪了一眼。
“哈利,你不应该在斯内普教授面前说粗口。”赫敏说,带着严厉。“这是不礼貌的!”
“我知道。”哈利有些苦恼。
“太惨了,”罗恩看着哈利。“全霍格沃茨最可怕的教授记住你了。”
“我知道。”哈利苦恼极了。
“罗恩,你不能这么说斯内普教授。”赫敏仰着头,编起来的发落在了她的肩头,她皱眉替罗恩妥善言辞的样子好看极了。“他只是有些不善表达自己的关心,或是有些太过严厉了。但他的课还是讲得不错的。”
“但我的化学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罗恩越过哈利,看向赫敏的侧脸,那编起来的,梳得顺滑的头发像是顺着风拂过罗恩的脸颊,让罗恩唐突的移开了视线,
“那是你没在化学上用心!”赫敏凑了过来,用上了说教的语气。哈利夹在中间,无奈的看着他的两个朋友刚说两句话就开始斗嘴,他想或许一会可以找个借口溜去为曲棍球训练做热身。
“哈利·波特过来一下。”费尔奇从背后叫住了哈利,赫敏和罗恩都往身后看去,罗恩做出了‘保佑’的口型。毫无疑问,被费尔奇叫去是糟糕的。
“我先过去了,你们可以先去图书馆复习或回家。”哈利说完就小跑到了费尔奇的面前,费尔奇的那只骨瘦如柴的猫——洛丽丝夫人,正用它的那两只像灯一样发亮的黄眼睛看着哈利,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声。糟糕透了。
“邓布利多校长新添置的大鱼缸需要一名身强力壮的学生帮他抬进办公室,斯内普教授跟我建议你,说你的体育成绩非常优秀。”费尔奇说道,他们一起往校门口走,快递员已经在门外等他们了,地上的大箱子里装的应该就是邓布利多的鱼缸了。
又是斯内普。
哈利盯着洛丽丝夫人晃来晃去的尾巴,后悔自己那天为什么要撞到斯内普。替邓布利多校长搬东西,哈利是乐意的。但被斯内普或费尔奇拉去当苦力是糟糕的。
·
六月天又闷又热,哈利把鱼缸搬到校长室的时候,窗外一声闷雷,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靠窗的一盆水仙花娇嫩的花瓣一下子就被溅进窗内的雨水湿润了,费尔奇让哈利把鱼缸放在窗边的桌子下,自己走过去关上了窗户。
校长室整洁极了,摆放着书籍、盆栽和一些照片与奖牌,如哈利十三岁过来参观的时候一模一样。他极其尊敬的这位邓布利多校长,弯腰与他平视。他那个时候还没发育,像豆芽菜一样又瘦又小。
邓布利多对哈利说,他的父母都是霍格沃茨中学非常优秀的学生,在自己看到哈利的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哈利会跟他的父母一样优秀,或是更优秀。
他还带着哈利参观了他父亲中学时期获得过的奖项,每一个,每一个都被擦拭干净的摆放在校长室里。有时候哈利觉得,他不可能有自己的父亲那么优秀了,或许他四岁就去拍广告的小弟弟丹尼尔会有那么优秀,但他当时平凡至极,夹在所有学生之间,没有什么特长让他被人瞩目。但邓布利多如此肯定他,他和他握手,说霍格沃茨中学欢迎他。
十七岁,哈利是格兰芬多学院的黄金男孩,女孩们总在路过他时笑着挥手向他打招呼。在去年刚步入校园的时候,哈利甚至收获了一段短暂而美丽的初恋,秋那乌黑的发曾那么近的落在他的肩头,鼻尖上的雀斑跳跃在哈利的眼前。但他们并不合适,和平分手后,哈利想或许自己并不那么喜欢……女孩子?
“波特,去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找他为你这次的帮忙加学分。听清楚了吗?波特。”费尔奇打断了哈利的回忆,“邓布利多校长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回来,所以我们只要把东西放在校长室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可以出发了吗?去找斯内普教授加学分。”哈利说,如果邓布利多在,那位和蔼的老人一定会留他喝杯热牛奶,即使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去吧,最好快点。教师们快下班了。”
哈利到斯内普的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没有人,开着空调,深绿色的窗帘没有系,也没有完全拉上,可以依稀看到窗外的雨景。屋内很多东西的配色都是暗色调的,在昏暗的光线下让人看得有些无精打采、昏昏欲睡。
桌子上的教案就这么摊开放在桌子上,水杯里的水也只是喝了两口,还剩下大半杯。哈利在斯内普的办公室里绕了两圈,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决定等斯内普回来,或者雨一小了就回家。
哈利陷入了斯内普的沙发里,他原本想随便找张椅子坐的,但斯内普的办公室里只有他的一把椅子,和这张沙发。哈利眯着眼睛注视着屋内昏暗的光线,他那有着乱蓬蓬头发的脑袋正抵着柔软的沙发。空调吹得他凉快极了,就像每次运动后,他将冰矿泉水贴在他的后背、胳膊、脸颊上那样,太舒服了。
湿漉漉的汗将哈利后背和T恤黏在了一起,哈利觉得有些冷的时候,大概已经迷迷糊糊地熟睡了。
·
斯内普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闻着汗味就知道自己的办公室被某个精力旺盛的格兰芬多霸占了。他打开灯的时候,昏暗的房间一下子就变得亮了起来。哈利挪动了一下身子,用手背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他脸上的眼镜在这一场小睡后歪歪扭扭的戴在他的脸上,他可能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了,睁开了眼睛。
“下午好——先生。”哈利尴尬的笑了笑,起身离开了斯内普的沙发。“我过来加我的学分。”
斯内普没有说话,从他的书架上抽出了一本绿色的记录本,拿起桌子上的笔轻轻勾了两下后又将本子放回了原处。这让哈利一时半会找不到话题,盯着窗外下不停的雨,想着一会找个借口就开溜。
“天色不早了。”哈利说,指了指门口。“我想我或许该回家了。”
“七点二十,是不早了。”斯内普看了眼哈利,那双黑眼睛似乎也没上课时那么严厉,但和这位教授相处时的束缚感仍然让哈利为难。似乎默认的,斯内普往门外走了出来,而哈利跟上了斯内普的脚步。
斯内普撑着他那把黑色的大伞,而哈利在那把大伞下跟着斯内普走出了教学楼。哈利的运动鞋踩着水坑,溅起的水渍一下子就弄脏了斯内普的皮鞋。少年的胳膊也湿漉漉的,淋了雨,心怀歉意的看着斯内普,坐上斯内普的车的时候,又一下子弄脏了他的座位。
“我今天可以顺路送你回家。但希望Mr·Potter下次希望能记得放学回家的时间。”斯内普说道,哈利可以反驳道自己并没有求着斯内普送他回家,但斯内普愿意送他回家确实方便了很多,不用站着等十几分钟公交,不用在风刮着雨打湿他的眼镜时翻开书包找半天眼镜布。他只用坐着,就可以轻松回家了。
“对了先生,您是怎么知道我们顺路的?”哈利拿着斯内普的抽纸,擦拭着自己眼镜上的水渍。
“每天放学后训练到教师下班回家,背上包一股脑往公交站跑,每次坐公交都坐在窗边的人,除了你之外,我还没见过别人。”斯内普说着,薄薄的嘴唇扭曲成一个略带讽刺的微笑。哈利觉得自己这一年多来没天天上课被点名也真是不容易。
“学业太重了,能挤出点时间训练不容易。”哈利戴上了眼镜,语气有些孩子气的抱怨。
七点过半,天已经完全黑了,路边的灯光照耀着哈利的发梢,柔和了少年英朗的五官。哈利到家了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他笑着朝斯内普挥手再见,星星点点的光在他眼睛里闪烁。当他走进那温暖的小屋,莉莉在门口亲吻过哈利的脸颊,而丹尼尔正和詹姆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评论(1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