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幽

你说你很孤独

【斯哈】就一点喜欢(2)

·
哈利曾有那么一刻以为,上周斯内普送他回家之后就不会再上课针对他了。但当斯内普仍然穿着那黑漆漆的西装站在讲台上,他的目光注视过哈利的时候,哈利就知道是自己想得太美好了。
“这个实验难度有点大,这个实验的难度较大,今天我会先给你们示范一遍。”他说道,伸手示意哈利过来帮忙。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哈利的身上,交头接耳。即便斯内普有能不费吹灰之力让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慑之力,但他并不打算在此刻使用。他似乎已经把‘针对’哈利当成了一种乐趣。
斯内普似乎任何一堂课都能轻易的找到哈利的毛病去点名他。有一天他捧着教材对着讲台正中间的屏幕讲错题,他讲题的声音如同他讲课时那样,几乎只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能听清他说的每一个字。讲到某个易错题的时候,他的声音会变得高于耳语,举例哈利也做错了这道题,丢掉了本可以拿到的分。
期末之前哈利得了一场重感冒,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桌子上擤鼻涕的纸巾跟堆小山似的,停了社团和体育训练。斯内普点名的时候,他站起来张张嘴,声音还没出来斯内普就让他坐下了。以为这样会就此放过,结果一下课就让哈利来办公室喝茶。
那时候是大课间,相隔整整二十分钟用来学生的出操或跑操。哈利请了病假,本来可以趴在桌子上休息二十分钟,现在休息泡汤,也不知道斯内普叫他来办公室要说什么。
“我要备课,为期末考试划重点,我不希望你打扰到我,波特。”一进门,斯内普说道。哈利有些搞不清情况。“你可以在沙发上睡会,我备好课之后跟你谈谈你最近的化学测试。”
哈利在沙发上坐下,本来也没想睡的,撑着脸看着斯内普备课。但没过一会,可能是感冒药的药效起了作用,哈利趴在沙发上没两秒就睡着了。哈利、丹尼尔睡着的样子都和莉莉很像,斯内普中学的时候,他和莉莉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那时候他们坐在树荫下休息,隐约的阳光在填补的白杨枝叶间颤动,莉莉的额头贴着她的膝盖,她很容易就能入睡,阳光照着她鼻尖上的雀斑或那头红得动人的秀发时,她也能睡得很安稳。
莉莉小睡的时候,斯内普会在她身边看书,或外国名著或一些学习相关的练习题。有几次,莉莉小睡之前会仰着头抱怨詹姆斯对她带来的困扰,说他自大莽撞一点也不懂女孩子的心。但好几次,莉莉和斯内普一起放学回家都被詹姆斯半路拦住。莉莉上扬着眉毛,看着詹姆斯叽叽喳喳,挤在了他们中间,有那么一两句话逗得莉莉笑弯了眼睛时,詹姆斯会显得格外的兴奋。几次下来,一直到毕业,他都霸占了‘护送’莉莉放学的位置。
斯内普第一次见哈利的时候,他还是个皱巴巴的小婴儿,看不出来像谁,被莉莉抱在怀里,吸吮着自己小的不能再小的手指。当他被斯内普抱在怀里时会抽一抽鼻子,眼泪伴随着哭声和口水淌了斯内普一身,于是莉莉笑着说他是斯内普的克星。当哈利再长大一点,莉莉推着丹尼尔带着他在公园散步,斯内普隔得远远的看他,像个缩小版的詹姆斯。
高中的哈利一入学就太受欢迎了,好几个运动类的社团抢着要他,像詹姆斯一样是校园里的闪光点。斯内普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多两次,却发现哈利即没那么像詹姆斯,也没那么像莉莉。总是天色已经暗了,他背着包匆匆从斯内普的车旁走过,头发乱糟糟的,也没在学校跟同学打招呼时的好亲近。
他坐在靠着窗的座位,有时候戴着耳机看窗外的夜景,有时候低头看书做题。疲惫至极,他会闭上眼睛休息,掌心像他小时候那样,无意识的握得紧紧的。
斯内普上哈利班的化学课,已经有一年多了。他偶尔会看向哈利,就像他开车回家时那样。但他们真正认识,却好像是在哈利撞翻他教案的那一刻。
·
哈利是被斯内普叫醒的,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起身接过斯内普递来的热水时,才意识到自己踩到了斯内普披在自己身上的绿色薄毯。斯内普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拉过自己的椅子在哈利面前坐下时,顺手捡起了薄毯。
“我们来谈谈你最近的化学测试。”斯内普说,哈利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
“进步是有的,但是仅仅只进步这么一点是不够的。”他说,“你的法语和数学成绩很好,如果你的化学能达到这个程度,那以百分之百,你可以考上一所非常棒的大学。”
“我不明白,先生。”哈利看着斯内普,“关于升学的东西不应该是格兰芬多学院院长麦格教授跟我谈吗?”
“这确实不在我的义务之内,波特。”斯内普的薄嘴唇扭曲成一个刻薄的微笑,“但我们讨论的重点是你的化学测试。”
“你的化学已经有了进步,但还差突破。下堂化学课我会给所有人整理一套突破题,你需要好好做。”斯内普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又问道:“赫敏·格兰杰和你关系不错,对吗?”
哈利点了点头。
“你可以找她借题做,能考到年级第一,课余时间是要下很大的功夫的。”斯内普无疑是给哈利增加了不小的作业量,但确实能有效的解决哈利的化学难题。而哈利也不敢当着斯内普的面叹气表示不满,只能再次点头。
“你的这节公共艺术课,我给你请了假。现在这堂课还有十分钟下课,你可以去医务室量一量体温,如果期末考试你的感冒还没好,传染给了其他同学,会挺麻烦的。”斯内普说,他看着哈利又点了点头,不快乐就差没写在脸上。觉得又不让人省心又有些好笑,伸出来准备拿教材的手弹了弹哈利的额头。“别点头了,赶紧去做事。”
哈利立马反应过来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用那双明亮的绿眼睛瞪着斯内普。过了好一会从发觉自己刚刚竟然瞪了全霍格沃茨最可怕的教授。大概是有些低烧了,哈利的耳背有些发烫,在医务室把那剩下的十分钟耗得干干净净。
·
赫敏把自己做过的几套题整理出来,分给了哈利和罗恩。最近几天,哈利中午的时候会跑到斯内普办公室问自己不会的难题。因为赫敏讲题的时候,就像她做题时那样,所有的题都一定要专研透。但斯内普要实在多了,他会给哈利划出在考点范围内的题,超出哈利能力范围,难的不着边的题,哈利不硬求,他是不会浪费一秒钟时间去讲的。
来回几次在办公室逗留之后,哈利发现斯内普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的不好相处,他本质上始终是个好人。
这让哈利的胆子肥了一些。除了中午休息的时间,他课余也会往斯内普这跑。接满一整杯冰水,一边喝一边翻着新出的漫画杂志。有课代表进来放作业或整理试卷的时候,他就在课代表敲门时把杂志塞在斯内普的报纸之下,斯内普抬眼看他,他就拿起自己一进门就扔在了桌子上的习题。
虽然哈利大多数在斯内普办公室的时间都在学习,但当期末考来临,斯内普收拾自己的东西时,他的报纸下已经塞了有三四本杂志和好几包哈利最喜欢吃的糖。这就像哈利把自己包里的果汁放进斯内普办公室里的小冰箱时那样,斯内普打开冰箱后,回家就照了照镜子,是自己不够严厉还是哈利·波特跟詹姆斯·波特的脸皮一样厚。
·
期末考试之后,有场联谊舞会,分别是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的学生,他们会在舞会开始的前一天来霍格沃茨进行学生间的交流。舞会安排在晚上七点,而七点以前都是社团展演。社团展演的场地是在霍格沃茨那片大树林里,中间是舞台,周围一圈都是各个社团自己搬的桌子,桌子旁边放的是写着社团名字的牌子,一有人走过来就会被围住介绍。
这天的天气非常舒服,没有雨。哈利穿着白衬衫、套着印着格兰芬多院徽的背心,在斑驳的阳光下站得笔直。他的法语很好,有布斯巴顿的学生路过,他就“Bonjour(你好)”的先打一声招呼,流利的介绍自己的社团,自然而然的和漂亮的姑娘们聊起天来了。
“il faut que je parte,beybey.(我得走了,再见)”布斯巴顿的这位有着好看金发的姑娘笑着跟哈利说再见,乔治和弗雷德在背后推了推哈利,起哄着说现在是邀请人家晚上当你舞伴的最后时机。但哈利只是笑着说:“a tout de suite.(回见)”
“布斯巴顿来交流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不好看的。”弗雷德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而乔治点了点头,接上了下一句,“如果法语那么好却不去邀请一个布斯巴顿的女孩当舞伴,那你的法语不是白学了吗!”
“我有舞伴了。”哈利有些无奈的说道,他对布斯巴顿的漂亮女孩只有尊敬,没有心动。
“是哪个女孩那么幸运?”乔治把手放在了耳边,仿佛在窃听什么惊天秘密。“我把消息带到我妹妹面前伤伤她的心。”
“卢娜·洛夫古德。”
“不是吧?!虽然她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我说,邀请她还不如去邀请德姆斯特朗的壮汉,根本没有人会误会你们的关系。她只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弗雷德喊道,有些失望。“好了好了,你再加把劲,舞会结束之后也是可以和别的女孩聊天的。”
“那我现在可以偷把懒去看赫敏诗歌社的朗诵了吗?”哈利说,乔治和弗雷德点了点头。
他朝中间的舞台走过去,朗诵还没有开始,赫敏在后台和诗歌社的朋友正准备上台。而斯内普在后台指导,哈利走到斯内普身边的时候,他正好忙完。他看了哈利一眼,默认了哈利待在他的身边,他们一起站在舞台旁,看完了这场诗歌朗诵。
·
七点的时候,乐队准时开始演奏。布斯巴顿的芙蓉·德拉库尔和她的舞伴开始了舞会的第一支舞,她看起来美极了,在走到舞台中央时甩动了一下她那动人的金发,舞步轻盈。而第二位步入舞池的人是德姆斯特朗的克鲁姆,他身边的姑娘让哈利吃惊得张大嘴巴。
是赫敏。
哈利一直都知道,上了高二之后赫敏漂亮了很多。摘了牙套、头发柔顺了很多,但今天的她太让人惊艳了。她穿着一件用飘逸的浅紫光蓝色的面料做成的长袍,而且不知怎的,她的气质也不一样了——也许只是因为卸掉了她平时总挎在身上的二十多本厚书吧。
“你好,哈利!”她微笑着,向哈利和他的舞伴问好。“你好,卢娜!”
卢娜从自己的世界中抬起头来,露出了让人觉得梦幻的表情。哈利则牵着她的手,跟其他几对陆续步入舞池的人一起,缓缓的开始了夜晚的第一场舞。他们慢慢地原地转圈,卢娜的裙子仿佛会发光,裙子的布料透着银色的光泽,上面还有不少星星月亮的亮片。她的金发好像也会发光,就像芙蓉的那么金,但比起芙蓉的柔顺要毛慥得多。
纳威和金妮在哈利的近旁跳舞,金妮频频皱眉、躲闪,因为纳威踩了她的脚。她有几次望向哈利,哈利都转过头看向罗恩,罗恩和他的舞伴帕瓦蒂看起来要比金妮和纳威不愉快,他们看起来像要吵起来了,音乐一结束,两个人就走出了舞场。这时哈利才发觉到底哪里奇怪了——他竟然没有邀请赫敏来当他的舞伴?
“跟你跳舞让我感到很愉快。”哈利对卢娜说,卢娜笑逐颜开,她用那像唱歌一样的调调说:“谢谢,但你现在要离开了,对吗?”
“我很抱歉。”哈利说,但他现在必须得去看看罗恩。
“再见。”卢娜没有露出特别在意的表情,这让哈利松了一口气。
哈利走到罗恩身边的时候,帕瓦蒂正交叉着双臂,时不时地,她用不满的目光朝罗恩翻个白眼,罗恩完全把她冷落在一边了。哈利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有一个布斯巴顿的男生过来请她跳舞,她没有犹豫的走了,曲子结束后,她也没有回来。
赫敏过来了,坐在帕瓦蒂空出来的椅子上。她跳舞跳得面颊微微有些泛红。
“真热,是不是?”赫敏说,用手掌给自己扇着风,“威克多尔去拿饮料了。”
罗恩酸溜溜地看了她一眼。“威克多尔?”他说,“他有没有让你叫他‘威基’(威克多尔的昵称)?”
赫敏吃惊地看着他。“你怎么啦?”她说。一场大战即将点燃。
他们吵得不可开交,哈利一句话都插不进来。而当哈利说得上话的时候,他们又各自说没事,让哈利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按他们说的做,给他们一些个人空间静一静。哈利沿着舞池边走,在偏僻的小角落仰着头,看正在演奏舞曲的乐队。
哈利又一次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斯内普在乐队之中,穿着与平日稍许不同的绀色西装,他好像沉浸在了音乐之中,专注的演奏着大提琴。哈利看不清那双黑眼睛,只是觉得斯内普身上少了些刻薄,或许是空气中葡萄酒的香味,让人心生醉意,哈利竟觉得此刻的斯内普格外深情。
一曲结束,斯内普抬眼打量了一边四周,就像他上课时那样。斯内普的目光扫过哈利,隔着喧哗的人群,他们对视。整个舞会看不到夜空,哈利却感觉繁星闪烁,那已经停下演奏的大提琴正拉着悠扬的乐曲,动人心弦。

评论

热度(34)